登录
注册

chinese双女王调奴

•   作者:   • 收藏 0

我高中的时候再次被霸道的漂亮女生玩弄。当时,我们学校有四个漂亮女生周雅、秦枫、唐雨、宋诗,她们喜欢欺负别人,不过由于她们都是漂亮女生,学习又很好,所以学校对她们很宽容。

我怕被她们欺负,所以就尽量躲避。一天我走到操场上,看到她们在玩排球。我赶忙绕道,没想到排球正好落到我这里。

“喂,把排球拿过来。”

我只想赶快离开,装作没听见,一直往前走。突然她们一起跑了过来。

“小子,竟敢不听我们的话。”宋诗说道。

我说:“四位姐姐,我哪儿得罪你们了。”实际上,她们都比我年龄小。

“还装算,看来不收拾一下不行啊”唐雨说道。

我说:“四位姐姐饶过我吧。求求你们了,下次再也不敢了。”

“饶过你,哪有那么便宜的,得罪我们的人都没有好下场”秦枫说道。

“那你们说怎么办?”我带着哭腔,几乎要哭了。

“跪下!”周雅突然命令道。

当时操场人虽不是很多,但还有一些,所以我犹豫着。

“跪下!”周雅加大声音,显得更为严厉。

“求求你们了,别让我下跪了。”

“求我们,不跪怎么求,还没有人不下跪就能求我们的。”宋诗不屑的笑道。

“跪下!”四个美少女一起喊道。

我还在犹豫,周雅一巴掌打在我脸上,紧接着,其他三位美少女的巴掌雨点般落在我脸上。不知打了多少下后,也不知谁飞起一脚把我踹到,四位美少女穿着运动鞋纷纷朝我踹来,脸上、身上,都遭到她们的猛踢。突然,天上下起雨来,她们都跑去躲雨,我逃过一劫。

一天,当我走到教室前的走廊中间时,我看见宋诗和周雅正从前面走过来,我急忙转身往回走,没想到唐雨和秦枫从后面走过来,看来她们是设计好的。

“小子,今天你又落入我们手中了,你说怎么办把。”宋诗把手放在胸前,羞辱道。

我呆在那儿不知如何是好。这时,又有学生从走廊经过,他们停下来看热闹。

“小子,今天也不难为你,你只要跪下分别给我们磕三个头,各叫三声奶奶,然后你就可以从这下面离开。”周雅说完,用手指了指自己胯下。

我若听了她们的话,以后在学校还怎么做人。于是我小声说:“四位姐姐,饶了我吧,以后什么事情需要我做,我一定不推辞。”

宋诗:“你配叫我们姐姐?应该叫奶奶。今天你若不听我们的话,有你好看。”

如果拖下去,学生会越来越多。于是,我扑通一声跪在她们脚下。我先给宋诗磕了3个头,叫道:“宋诗奶奶”、“宋诗奶奶”、“宋诗奶奶”,宋诗连哎三声;然后爬到唐雨脚下,叫道:“唐雨奶奶”、“唐雨奶奶”、“唐雨奶奶”,唐雨连哎三声;接着我爬到秦枫脚下,叫道:“秦枫奶奶”、“秦枫奶奶”、“秦枫奶奶”,秦枫连哎三声;最后,我爬到周雅脚下,叫道:“周雅奶奶”、“周雅奶奶”、“周雅奶奶”,周雅也连哎三声。我刚要爬起来,宋诗叱道:“从下面走”。她们四人站成一排,我满脸通红地从她们的胯下爬过,然后爬起来,跌跌撞撞地离开了,身后是一阵笑声……

等到同学初次见面的时候,我真担心那些围观者中有我的同学。幸好我们班同学当时都不在场。因此,我们班同学没有人用异样的目光看我,我也就放心了。

以后,我就摆脱不了她们了,每见到她们一次,就要被她们羞辱一次。有一次,在图书馆,那次人极少,我在书架间找书,前面一个漂亮女生也在此找书,我定睛一看,是周雅。我正想反身回走,被周雅发现了,她坏笑着把两腿叉开,用手指指下面,示意我从她胯下爬过,我哪敢不从啊,乖乖的从她胯下爬过。

我刚从她胯下爬过,还没抬起头,一只脚踩在我头上,我往上一瞥,是唐雨。于是,我一动不敢动,任由她踩。“jian奴,上面的书太高,我够不着,你给我当椅子吧。”说完松开脚。我赶忙弓背趴在地上,唐雨一下踩到我的背上。我以为她一下就可以把书找到,谁知她站在上面不下来了,我也不敢催她,只好任由她踩着。过了五分钟,她才说好了。我以为她将从我背上下来,谁知她说前面有她需要的书,她就不下来了,怪麻烦的,让我往前爬。我费力地往前爬,她踩的很重,因此,我爬的也十分艰难。往前爬了三米,她让我停下来,又在我背上站了五分钟,接着又让我往前爬,如此爬了好几次,等到她从我背上下来的时候,我已经筋疲力尽了。

谁知,我正想爬起来,一只帆布鞋又伸到了我的嘴前,是秦枫。她意思很明白,让我舔她的鞋,这是更重的羞辱。但是,我不敢违背她的意志,也只好任她奴役了。我乖乖的舔起秦枫的鞋,舔了五分钟后,她把另一只鞋伸过来,我又舔了五分钟。舔完秦枫的鞋后,秦枫从我身上踩过去。

我刚想爬起来,一只脚又踩在我头上,是宋诗。她说这儿没有凳子可坐,让我做她的凳子。她用手指了指胯下,我爬到她的胯下,她骑在我身上看书。这一看就是半个小时……

还有一次,那是夏天,在操场遇到她们,她们要我跪下来天她们的脚。我刚一跪下,马上被踢到在地,四肢汗淋淋的脚一起压在我的脸上,宋诗的脚踩在我左颊上,周雅的脚踩在我右颊上,唐雨的脚踩在我额头上,秦枫的脚踩在我下巴上。等她们踩够后,接着让我舔脚。我跪在她们脚下,把她们的脚由汗淋淋舔为湿淋淋,她们的脚汗全跑到我肚子里去了,我的口水把她们的脚弄湿了。舔完脚后,又舔她们汗淋淋的凉拖,把她们的凉拖也舔的湿淋淋。

屈辱还没有结束,她们把脚上的凉拖使劲往外甩,让我爬过去用嘴给叼回来,我一连爬了8个来回。她们看我被玩弄的筋疲力尽,才放过我。

我实在忍受不了她们的奴役,于是我找到宋诗,说有事要给她说,把她带到一个没人的地方。她不耐烦地说,现在没人了,你可以说了。我扑通一声跪在宋诗脚下,连给她磕了三个头,求她们以后别羞辱我了。宋诗耻笑道:“做我们的奴隶,被我们玩弄这就是你的命运。你生来就注定要做我们的奴隶。抗争是没有用的。你现在最好就是想办法让我们高兴,这样你在公共场合就可以免于受辱了。”说完,扬长而去。

就这样,我被她们玩弄了三年,给她们做了三年的狗。


全部评论(0)
  • 暂没评论 ~